楞严经白话文网
楞严经白话文网
早吃素 放生问答 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 放生知识 临终备览
主页/ 五福临门/ 文章正文

史籍中人与动植物难以置信的怪事

导读:史籍中人与动植物难以置信的怪事 史籍中人与动植物难以置信的怪事整理:光音古代典籍中有很多人与动植物以及自然现象的奇异记载。比较可信的史志,如二十四史,当中就有不少。关于人和动物变异...
史籍中人与动植物难以置信的怪事

史籍中人与动植物难以置信的怪事

整理:光音
古代典籍中有很多人与动植物以及自然现象的奇异记载。
比较可信的史志,如二十四史,当中就有不少。

关于人和动物变异怪胎等可以解释的事就先不说了。说点没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不过个人精力和水平有限,只能摘抄小部分,是为抛砖引玉,希望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和研究,期待大家继续补充。


*动物生人:

汉书--史记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马生人。
昭王二十年牡马生子而死。

明史--万历二十三年春,三河民家生八豕,一类人形,手足俱备,额上一目。嘉靖七年,杭州民家有豕,肉膜间生字。
三十九年四月,降夷部产羊羔,人面羊身。
嘉靖四年,长垣民王宪家鸡抱卵,内成人形,耳目口鼻四肢皆具。

清史稿--道光十七年八月,武进民家产羊,人首羊足,堕地即毙。
光绪九年九月,孝义民家羊产羔,人面羊身。三十三年,宁州羊生羔,人面。

新唐书--乾符二年,河北马生人。中和元年九月,长安马生人。京房《易传》曰:“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一曰;“人流亡。”


*人变动物:

新唐书--长安中,郴州佐史因病化为虎,欲食其嫂,擒之,乃人也,虽未全化,而虎毛生矣。显庆三年,普州有人化为虎。载初中,涪州民范端化为虎。

后汉书--灵帝光和元年,司徒长史冯巡马生人。京房《易传》曰:“上亡天子,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灵帝时,江夏黄氏之母,浴而化为鼋,入于深渊,其后时出见。初浴簪一银钗,及见,犹在其首。

宋书--魏文帝黄初初,清河宋士宗母化为鳖,入水。吴孙皓宝鼎元年,丹阳宣骞母,年八十,因浴化为鼋。兄弟闭户卫之,掘堂上作大坎,实水其中。鼋入坎戏一二日,恒延颈外望,伺户小开,便轮转自跃,入于远潭,遂不复还。与汉灵帝时黄氏母事同,吴亡之象也。

旧唐书--元和二年,开红崖冶役夫将化为虎,众以水沃之,化而不果。

明史--万历十年,淅川人化为狼。
宋史--乾道六年,西安县官塘有物,鸡首人身,高丈余,昼见于野。
隋书--开皇六年,霍州有老翁,化为猛兽。

鲧为熊
《史记夏本纪》"乃殛鲧於羽山以死。"《正义》"鲧之羽山,化为黄熊,入于羽渊。熊音乃来反,下三点为三足也。

束晳发蒙纪云:"鳖三足曰熊。""
公牛哀化为虎
《淮南子 俶真训》"昔公牛哀转病也,七日化为虎。其兄掩户而入觇之,则虎搏而杀之。"
霍州老翁化猛兽
《隋书》卷23 "开皇六年,霍州有老翁,化为猛兽。"
衡湘间人化为虎
《宋史》卷62 "乾道五年,衡、湘间人有化为虎者。"

《隋书》卷23 (开皇)"七年,相州有桑门变为蛇,尾绕树而自抽,长二丈许。"

*动物说人话:(最近看美国电视报道会说话的雪橇犬,虽然发音有点含糊,但是真的能立即重复主人说的英语)

晋书--孝怀帝永嘉五年,吴郡嘉兴张林家狗人言云:“天下人饿死。”于是果有二胡之乱,天下饥荒焉。
惠帝太安中,江夏张骋所乘牛言曰:“天下乱,乘我何之!”骋惧而还,犬又言曰:“归何早也?”寻后牛又人立而行。骋使善卜者卦之,谓曰:“天下将有兵乱,为祸非止一家。”其年,张昌反,先略江夏,骋为将帅,于是五州残乱,骋亦族灭。京房“易传”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易萌气枢》曰:“人君不好士,走马被文绣,犬狼食人食,则有六畜谈言。”
魏齐王正始中,中山王周南为襄邑长。有鼠从穴出,语曰:“王周南,尔以某日死。”周南不应,鼠还穴。后至期,更冠帻皁衣出,语曰:“周南,汝日中当死。”又不应,鼠复入穴。斯须更出,语如向。日适欲中,鼠入须臾复出,出复入,转更数,语如前。日适中,鼠曰:“周南,汝不应,我复何道!”言绝,颠蹶而死,即失衣冠。取视,俱如常鼠。案班固说,此黄祥也。是时,曹爽专政,竞为比周,故鼠作变也。

清史稿--咸丰十一年,来凤民家犬作人言。康熙四十五年二月,萧县民家犬作人言。

宋史--绍兴初,陈州民家鸡忽人言,近鸡祸也。
宋武帝永初二年,京邑有狗人言。

新唐书--光启元年,河东有牛人言,其家杀而食之。

隋书---开皇中,掖庭宫每夜有人来挑宫人。宫司以闻。帝曰:“门卫甚严,人何从而入?当是妖精耳。”因戒宫人曰:“若逢,但斫之。”其后有物如人,夜来登床,宫人抽刀斫之,若中枯骨。其物落床而走,宫人逐之,因入池而没。明日,帝令涸池,得一龟,径尺余,其上有刀迹。杀之,遂绝。龟者水居而灵,阴谋之象,晋王谄媚宫掖求嗣之应云。
元史--至正十年,彰德境内狼狈为害,夜如人形,入人家哭,就人怀抱中取小儿食之。

*人生动物:

晋书--(又是一起坠龙案)刘聪伪建元元年正月,平阳地震,其崇明观陷为池,水赤如血,赤气至天,有赤龙奋迅而去。流星起于牵牛,入紫微,龙形委蛇,其光照地,落于平阳北十里。视之则肉,臭闻于平阳。长三十步,广二十七步。肉旁常有哭声,昼夜不止。数日,聪后刘氏产一蛇一兽,各害人而走。寻之不得,顷之见于陨肉之旁。

明史--隆庆四十六年,广宁卫民妇产一猴,二角四齿。


*生异物:

隋书--大业四年,雁门宋谷村有妇人生一肉卵,大如斗,埋之。后数日,所埋处云雾尽合,从地雷震而上,视之洞穴,失卵所在。六年,赵郡李来王家婢产一物,大如卵。

嘉靖四年,横泾农孔方协下产肉块,剖视之,一儿宛然。

宋明帝泰始中,秣陵张僧护家犬生豕子。宋孝武大明七年春,太湖边忽多鼠。其年夏,水至,悉变成鲤鱼。民人一日取,转得三五十斛。明年,大饥。

嘉靖十二年,山东平山卫牛犊有纹,前两足及尾悉具鳞甲,中皆毳毛。
万历十三年九月,光山牛产一犊,火光满地,鳞甲森然,一夕毙。
康熙十二年九月,揭阳民家猪产麒麟。
顺治五年,蒙阴县民家猪产象,旋卒。雍正五年,博山民家猪产象,长鼻,白色。嘉庆十年,乐清民家豕生象。十八年,黄岩民家豕生象。同治三年,新闰民家豕生象,未几即毙。光绪元年,豕生象,色灰白,无毛。十三年,皋兰民家豕生一象。

宋史---庆元三年,乐平县田家牛生犊如马,一角,鳞身肉尾,农以不祥杀之,或惜其为麟;同县万山牛生犊,人首。

晋惠帝永熙初,卫瓘家人炊饭,堕地,尽化为螺,出足起行。螺,龟类,近龟孽也。

清史稿--康熙二十三年,麻城民田姓家鸡生一卵,膜内皆有纹,其色朱;后七日又生一卵,有图;又数日,毛成五色,飞去。
雍正七年,镇海民家牛生一犊,遍体鳞纹,色青黑,颔下有髯,项皆细鳞。十一年五月,盐亭民家牛产一麟,高二尺五寸,肉角一,长寸许,目如水晶,鳞甲遍体,两脊傍至尾各有肉粒如豆,黄金色,八足,牛蹄,产时风雨交至,金光满院,射草木皆黄。十三年二月,绵州民家牛产一犊,首形如龙,身有鳞纹,无毛,落地而殇。
乾隆四年,盛京民家牛产麟。五年,寿州民家牛产麟,一室火光,以为怪,格杀之,剥皮,见周身鳞甲,头角犹隐也;

元史--至大四年,大同宣宁县民灭的家,牛生一犊,其质有鳞无毛,其色青黄,类若麟者。泰定三年九月,湖州长兴州民王俊家,牛生一兽,鳞身牛尾,口目皆赤,堕地即大鸣,母不乳之。具图以上,不知何兽

宋书--元徽年中,暨阳县女人于黄山穴中得二卵,如斗大,剖视有人形。


*马吃人:
建武中年,南岸有一兰马,走逐路上女子,女子窘急,走入人家床下避之,马终不置,发床食女子股脚间肉都尽。禁司以闻,敕杀此马,是后频有寇贼。


*怪异植物:
明史--万历十八年五月丁卯,祖陵大松树孔中吐火,竟日方灭。
二十三年十二月癸亥,皇陵树颠火出,延烧草木。
天启六年四月癸巳,白露著树如垂绵,日中不散。

弘治八年,长沙枫生李实,黄莲生黄瓜。
九年三月,长宁楠生莲花,李生豆荚。
隆庆五年四月,杭州栗生桃。

清史稿--
康熙三年六月,卢龙滦河溢,涌出材木无算,时修清节祠,适所用,有如夙构,人咸惊异。
乾隆六十年夏,竹城大雨溪涨,有巨木数百,顺流而下,时修学宫无材,适符其数。
嘉庆元年秋,郧阳汉川水中涌出巨木无算。二年,枝江城东古树作息哮声。(济公井中涌木的故事还有现实版本?)

顺治元年,南陵上北乡郭氏墓域有黄檀一株,腹内突产修竹数竿,外并无竹,观者诧为异。二年七月,石门资福院僧锯木,中有“太平”二字,墨痕宛然。三年,钱塘李树生桃实;太苍街银杏树孔中吐火,而木本无伤。四年五月,昆山西门外民家李树生黄瓜。六年二月,封川李树生桃。十一年七月初二日,婺源西宁村有枫树自仆,居民薪其枝殆尽,十九夜有声,树忽自起。十二年三月,卢龙城东南角楼壁中出火,焚楼柱。十三年五月,曲阳文庙东古杨树一株忽自焚,火数十丈,竟日不绝。十八年五月,石门李树生黄瓜,长二寸,有子。

十三年春,含山、嘉定李树生黄瓜。十六年,桐乡李树生黄瓜。二十三年,海盐乡民锯树,中有“王大宜”三字,清晰如写。四十五年四月,宁州通边镇白杨开花,状如红莲。四十八年,秦州槐树生莲花。五十一年十一月,宿州树头生火。乾隆元年,高淳李树生黄瓜。五年,掖县县署古桐自焚。十五年九月,应城水陆寺枫树夜放光,伐之乃灭。
永嘉七圣庙大樟树自焚,中藏竹箸无数。

顺治五年三月,上海遍地生白毛。四月,娄县地生白毛。六年六月,杭州、嘉兴地生白毛。八月初三日,莱阳雨白毛。七年六月,苏州、镇洋、震泽、青浦地裂,生白毛。康熙七年六月,上海、海盐、湖州、平湖、宁波地生白毛,长尺许。七月,临安、馀姚地生白毛,长尺许。十四年三月,琼州地生白毛,长寸馀。十七年十月二十六日,镇洋雨白毛如雪片。乾隆二十八年,南陵地生毛,白质黑颖。二十九年五月,武进地生白毛,长数寸。四十一年,婺源地生白毛。庆十九年七月,青浦遍地生白毛如发。二十三年三月,宜城地生毛,或白或黑,长尺馀。同治四年六月,罗田遍地生苍白毛,长三寸许;即墨地生毛。五年十一月,潜江地生黑毛,长三寸;江陵地生毛。六年三月,德安地生毛。八月,京山地生毛,或黑或白,长尺馀。十月,随州地生白毛...(地生白毛的记载各代史志中非常多,也许是菌类?)

宋史--至道六年,修昭应宫,有木断之,文如点漆,贯彻上下,体若梵书。十一月,襄州民刘士家生木。有文如龙、鱼、凤、鹤之状。七年五月,抚州修天庆观,解木有文如墨画云气、峰峦、人物、衣冠之状。七月,彰明县崇仙观柱有文为道士形及北斗七星象。绍兴二十一年,建德县定林寺桑生李实,栗生桃实,占曰:“木生异实,国主殃。”
淳熙十六年三月,扬州桑生瓜,樱桃生茄,此草木互为妖也。七月,晋陵县民析薪,中有木字曰“绍熙五年”,如是者二。是时,绍熙犹未改元,其后果止五年,此近木妖也。


*还阳:(也许假死现象可以理解,但是托梦或入殓很长时间甚至数十年还能复生就很蹊跷了)

宋书--晋惠帝世,杜锡家葬,而婢误不得出。后十余年,开冢祔葬,而婢尚生。其始如瞑,有顷渐觉。问之,自谓当一再宿耳。初婢之埋,年十五六,及开冢更生,犹十五六也。嫁之有子。
晋惠帝世,梁国女子许嫁,已受礼娉,寻而其夫戍长安,经年不归。女家更以适人,女不乐行,其父母逼强,不得已而去,寻得病亡。后其夫还,问女所在,其家具说之。其夫径至女墓,不胜哀情,便发冢开棺,女遂活,因与俱归。后婿闻之,诣官争之,所在不能决。秘书郎王导议曰:“此是非常事,不得以常理断之,宜还前夫。”朝廷从其议。
晋武帝泰始五年,元城人年七十,生角。案《汉志》说,殆赵王伦篡乱之象也。晋武帝咸宁二年二月,琅邪人颜畿病死,棺敛已久,家人咸梦畿谓己曰:“我当复生,可急开棺。”遂出之。渐能饮食屈申视瞻,不能行语也。二年复死。其后刘渊、石勒遂亡晋室。


*天降异物:(各代都有很多雨土雨毛雨物的记载)
绍兴八年五月,汴京太康县大雷雨,下冰龟数十里,随大小皆龟形,具首足卦文。

新唐书--垂拱元年九月,淮南地生毛,或白或苍,长者尺余,遍居人床下,扬州尤甚,大如马鬣,焚之臭如燎毛。

宋书--晋武帝泰始八年五月,蜀地雨白毛。是时益州刺史皇甫晏冒暑伐汶山胡,从事何旅固谏,不从。牙门张弘等因众之怨,诬晏谋逆,害之。京房《易传》曰:“前乐后忧,厥妖天雨羽。”又曰:“邪人进,贤人逃,天雨毛。”其《易妖》曰:“天雨毛羽,贵人出走。”三占皆应也。

元史--元统二年六月,彰德雨白毛,俗呼云“老君髯”。民谣曰:“天雨氂,事不齐。”至元三年三月,彰德雨毛,如线而绿,俗呼云“菩萨线”。民谣云:“天雨线,民起怨,中原地,事必变。”

隋书--开皇六年七月,京师雨毛,如发尾,长者三尺余,短者六七寸。

元史--大德十年二月,大同平地县雨沙黑霾,毙牛马二千。天历二年三月丁亥,雨土霾。
至正十一年十月,衢州东北雨米如黍。十一月,建宁浦城县雨黑子如稗实;邵武大雨震电,雨黑黍如芦穄,信州雨黑黍;鄱阳县雨菽豆。郡邑多有,民皆取而食之。
元统二年正月庚寅朔,河南省雨血。是日众官晨集,忽闻燔柴烟气,既而黑雾四塞,咫尺不辨,腥秽逼人,逾时方息。及行礼毕,日过午,骤雨随至,沾洒垩墙及裳衣皆赤。
至元四年四月辛未,京师雨红沙,昼晦。至正五年四月,镇江丹阳县雨红雾,草木叶及行人裳衣皆濡成红色。


*巨人:
隋书--陈永定三年,有人长三丈,见罗浮山,通身洁白,衣服楚丽。仁寿四年,有人长数丈,见于应门,其迹长四尺五寸。

24史中的一些记载或许仅仅是沧海一粟。在各地区志和民间奇志(如太平广记)中,各种奇闻怪事更多不胜数。

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如此多的记载都有惊人的雷同,特别是史志是官方最重要的档案资料,并有专门机构考证和编纂,不太可能会把那么多道听途说或毫无根据的东西记录在案。也许这些不断重复的神奇的事件真的发生过?可惜那么多史学家和科学家都难得兴趣来考证,期待有识之士能来深入研究这些历史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