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白话文网
楞严经白话文网
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
主页/ 佛学问答类编/ 文章正文

印祖故事:太虚闭关普陀山,印祖赠诗欲玉成

导读:印祖故事:太虚闭关普陀山,印祖赠诗欲玉成 宣统元年(1909年),年方二十一岁的太虚法师在南京杨仁山老居士举办的祗洹精舍就学,下半年祗洹精舍停办,一位华山法师推荐他到普陀山法雨寺的法雨小学任教员,...
印祖故事:太虚闭关普陀山,印祖赠诗欲玉成

宣统元年(1909年),年方二十一岁的太虚法师在南京杨仁山老居士举办的祗洹精舍就学,下半年祗洹精舍停办,一位华山法师推荐他到普陀山法雨寺的法雨小学任教员,学生都是山中的小沙弥,太虚法师在山中住了半年,认识了法雨寺的了馀和尚,也亲近了年已五十岁的印光大师。太虚法师在《自传》中记:“下半年,普陀山小学因华山他去,荐我自代,我遂充当了化雨小学中半年的佛学教员。教的都是山中的小沙弥,无多兴趣,同事的有教国文及普通科学的两个教员。那半年,在普陀山于了余和尚及印光法师,略有亲近的机会。”这是太虚法师第一次与印光大师相往还。

宣统二年(1910年),太虚法师在广州宣扬佛教,因与革命党人相往还,遭到清政府追捕。

宣统三年(1911年),太虚法师自广州回到上海,转往普陀山度夏,向了余老商定闭关的办法及看定闭关的房子,住了十余天。其间偕同豁宣法师访印光大师于后寺(法雨寺)藏经阁,每每清谈竟日,身意泰然。印光大师看了太虚法师的诗文,颇为赞许。太虚法师自传记:“辛亥年夏天,我从粤回沪,在哈同花园住了几天。乌目山僧宗仰,别号小隐,在园经印频伽藏。又遇温州僧白慧亦寓园,颇作诗唱和。至宁波,得诗友冯君木、章巨摩、穆穆斋等。转赴普陀山度夏,印光法师阅我的诗文,深为赞许,和我的掩字韵以勖勉,每深谈数小时不肯分手。从此、印光法师也与我有了较深的感情。”

这次太虚法师离开普陀山赴南京之前,给印光大师来信,大师回信说:

“昨聆手教,言欲往宁,若至中秋,或可再来。愚意座下学问文章,口碑载道,此行一去,必有挽令主讲,推令出世者,纷沓相寻。再来白华,恐徒成忆想而已。光年虽未老,神体极衰,入息虽存,出息难保。纵令座下再来,其复瞻懿范,重读佳作,未可预料。窃念现今世风浇薄,师友道丧。多从谄誉,不事箴规。致令上智迟入圣之期,下愚失日新之益。光本北陕鄙夫,质等沙石,每于良玉之前,横肆粗厉之态,必欲令彼速成完器,为举世珍。纵粉身碎骨,亦不暇顾。座下美玉无瑕,精金绝矿,何用箴规,岂陷谄誉。光之驴技,了无所施。然欲继往开来,现身说法,俯应群机,引人入胜,似乎或有小补。因取座下答易实甫诗而敷衍之,用申昨日相缘而动,择人而交之意。非曰吹毛求疵,实欲玉成完德。而语意丑拙,有刺雅目。祈愍谅愚诚,相忘于文言之外,则幸甚幸甚。”

大师在信中既高度赞扬了太虚大师的资质,又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大师赠给太虚法师的两首诗为:其一:“太虚大无边,何物能相掩!白云偶尔栖,当处便黮闇。吹以浩荡风, 毕竟了无点。庶可见近者,莫由骋驳贬。”其二:“太虚无形段,何处能著染? 红尘蓦地起,直下亡清湛。洒以滂沱雨,彻底尽收敛。方知从本来,原自无增减 。”

八月间,太虚法师回普陀的时候,带了十余件箱笼的经书回到普陀山闭关,到山准备了十余天,大约在八月下旬进关。

了余和尚特地请德高望重的印光大师来给他封关。因为五月间来普陀时,太虚法师的一些好友如昱山法师与志圆法师都在普陀闭关,同时听了了余老和尚谈昔年在太虚法师将闭关的屋中修念佛三昧的一段亲证心境,这些都是他下定决心在普陀山闭关的外缘。太虚法师这次闭关果然成就了他的般若智慧,这是他以后分宗判教,掀动教海的本钱。 闭关两年多期间,印光大师时相过谈,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后来两师弘法取向不同,甚或弟子辈有互相攻击者。太虚法师回顾说:“师与余相契之深,远非后时起信诸缁素所了知。”

1940年,印光大师圆寂往生,太虚法师在重庆亲自主持法会纪念。他在撰写的《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塔铭》中高度赞扬了印光大师的德业:

“极乐往生一法,虽佛说多经,马鸣龙树无著世亲诸师亦著于论,然至中国,弘扬始盛,蔚为大宗。唯佛教诸宗,在华各昌一时而浸衰,独莲宗递代增盛,旁流及朝鲜日本安南,靡不承中国之统。波澜转壮,则滥觞庐山莲社,博约其化于昙鸾道绰,善导永明又深其旨,至云栖爰集大成,灵峰梵天红螺益精卓,沿至清季民初,尽一生精力,荷担斯法,解行双绝者,则印光大师也。其语日:非极乐往生一法,九界众生无以上极其觉,十方诸佛无以下尽其化,诚足网罗凡圣,俾小大显密之教麟宗凤,胥莫越此门,而平实之极,亦专自行教他以敦伦尽分念佛往生而已。师本由儒生入佛,历游禅教而归专净业。适儒士被弃于民初欧化之际,故清季以来,曾读儒书而被导入净土法门者独多也。余识师普陀后寺于宣统元年,继此十年间,余每每居普陀前寺,与师往返普陀前后山甚频,书偈赠答非一,近二十年始渐疏阔,师与余相契之深,远非后时起信诸缁素所了知。师志行纯笃,风致刚健,亲其教览其文者,辄感激威德力之强,默然折服,翕然崇仰,为莲宗十三祖,洵获其当也。康寄遥居士等,营师舍利塔于西安终南山塔寺沟,乞余铭之。大师之行业已详纪略,乃叙莲宗史要以为之铭曰:满众生觉,彻诸佛悲,净土一法,独能尽之。梵言虽广,华土乃弘,庐山以降,递代增荣。传此法流,沿至清季,印师崛兴,遂极奥致。纯笃刚健,天下仰风,一塔永峙,华岳比崇。”

中华民国三十二年秋西北印光大师永久纪念会公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