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白话文网
楞严经白话文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卢志丹/ 文章正文

不要自己把自己撑死

导读:不要自己把自己撑死——节选自 卢志丹居士《快乐佛:不烦恼的菩提》  一只很瘦的老鼠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飞来的口福饿了几天的它岂能放过?一顿饱食后,倒头呼呼睡。  不知不觉中,这只老鼠在米缸里已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有时它也想跳出去算了,可是眼瞅着这么多的白花花的大米,嘴里实在直痒痒的,真的舍不得离开。  直到有一天,米缸见了底,这只老鼠才惊觉从缸底到缸口的高度无...

  不要自己把自己撑死

  ——节选自 卢志丹居士《快乐佛:不烦恼的菩提》

  一只很瘦的老鼠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飞来的口福饿了几天的它岂能放过?一顿饱食后,倒头呼呼睡。

  不知不觉中,这只老鼠在米缸里已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有时它也想跳出去算了,可是眼瞅着这么多的白花花的大米,嘴里实在直痒痒的,真的舍不得离开。

  直到有一天,米缸见了底,这只老鼠才惊觉从缸底到缸口的高度无论如何自己已是难以企及;更要命的是,此时原来精瘦的它已胖得如一只笨拙的肥猫,几乎没有什么弹跳力了。

  这只可怜的老鼠面临的只有两种不幸的结局:成为主人的棒下鬼,或饿死在米缸中。

  在《出曜经》中,也记载了一个关于老鼠的故事:

  过去,有一长者专门将牛乳熬煮成香醇味美的酥油出售,瓶瓶的酥油皆贮放于阁楼之中。

\

  有一回,长者取完酥油后,未将瓶盖栓紧,于是阁楼中的老鼠闻香而至,一头便钻入瓶内大快朵颐。

  贪吃的老鼠实在无法克制酥油香浓的诱惑,便一直待在瓶内不愿离去,结果不出数日,便撑死于瓶中。浓浓的酥油覆满老鼠全身,泛漾著金黄的颜色,已分不出是酥或是鼠。

  久而久之,老鼠的尸体渐渐地于酥油中分解四散,身骨下沉于瓶底,四肢髑髅则漂浮其上。

  一天,长者为客人取酥油,手持火把,拾级而上来到阁楼。正当以量杯入瓶中取油时,发现了固状的物体,乍看之下以为是酥油所凝,仔细察看却似骸骨。

  长者心想:“我取酥时瓶口未密,想必是老鼠溜进瓶内偷吃酥油,贪心不肯离去而撑死了。”

  长者见状,便自思惟:“放纵欲望为害无穷,实在是真实不虚的道理啊!世俗之人贪著名利财色,心怀悭贪,不愿布施、不持净戒,月月年年耽溺享乐而不持斋,虽得人身,于道无所增益。一旦福报享尽,死后不免堕入三途恶道,受苦无尽。出了家的修行人,若只是外形别于世人,内心依然贪欲放逸无度,不阅经藏承受圣教、不念禅定、不思戒律,出家也只是虚劳其功,不仅今生无法成道证果,来世依旧要承受果报。由此可知,贪欲放逸真正是蹉跎时志、加速败亡的险径啊!”

  对于人而言,现实中又有多少“大米”和“酥油”的诱惑呢?如果不能看清名利背后的可怕陷阱,或是看清了却无法克制心中的贪欲,结果就同那两只老鼠一样——每满足欲望一次,毁灭就临近一步,直至陷入绝境。财、色、名、食、睡这五欲撑死了多少世间人!未得时,处心积虑想得到;得到时,担心失去。人一旦放纵私欲,就会智慧变为痴迷,仁慈变为狠毒,最终被欲望所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