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白话文网
楞严经白话文网
帕奥禅师 阿姜查禅师 佛使比库 那烂陀长老 马哈希法师
主页/ 吉祥尊者/ 文章正文

自然的代价 第四十四回

导读:赌场老板解除了阿明的赌债,想留着阿明在他的运输公司里做正当差事。...

第四十四回

依法如实:悟

谁曾恶法止恶法?

恶恶相连若走马;

当明因果真不虚,

唯以善法止恶法。

赌场老板解除了阿明的赌债,想留着阿明在他的运输公司里做正当差事。

阿明很感激,但是谢绝了赌场老板,也告别了阿秀。

他心中的明灯再次亮起,他看到了法的力量。只要心真、心清净,什么灾难都过得了。

他要继续去追求真理。

捡回来的生命机会,他不愿再错过。

老板给了他上路的经费。他又再次乘飞机飞回雪山。

但黄大师的事,始终是个谜。

他没看过大师做错什么,说真的。

想想他与大师有过的辩驳,也不觉得大师说错了什么。若说文词不圆满,大师也向他解释了,以手指指月而已。

但那绅士所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点他肯定的是:在那绅士出现以前,一切都好好的;在那绅士出现之后,一切就变样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太难了!要如何判断真假呢?

在飞机上,他一直在想,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我们每个人的世界,就是我们眼、耳、鼻、舌、身与意所接触到的经验。」他想起黄大师的话。

「色盲的人……一个心怀嗔心的人,与一个心怀慈心的人,也都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他想起自己对外界的知觉一直都在改变。一会儿觉得好的人事物,一会儿又觉得不好,就像小花和黄大师一样;不好的又变成好的,就像老板与阿秀对他一样。

「重要的不是外面有些什么,重要的是我们的世界有些什么。而我们的世界有些什么,有赖于我们怎么接触它,怎么感受它,怎么运用与对它作出反应。」

「那我何必在乎黄大师是真修行人,还是假修行人?只要我时时刻刻从与他的交往及学习中受惠,那不就得了?如果他没实践他所说的,只是假借佛法哄骗世人,又有什么关系。让我实践他教的佛法,管他是骗子、鹦鹉、还是大圣人。重要的是我怎么捡择,怎么从他教的『法』中受惠,这就是我的世界!」

「绅士说的或许对了,但自从听了他的话,我的信心粉碎,不再向善向上,从此堕落了一年多,就算对又如何?就算他说的是真话,我的世界还是受到破坏啊!」

「重要的是,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世界,管它来的是佛是魔。我只要每一个当下做对、时时刻刻提升,不就是最实在吗?」

「对!我今天能这么想,也全归功于大师的教导啊!那绅士何时帮过我成长?」

「没有证据说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但只要专注当下,只看这一刹那的心,只看结果,不就行了?」

「对了,还有那首什么离间不离间的歌,那底是怎么一回事?」

\

「啊!会不会绅士是离间的因缘?但他是否是存心离间呢?不像啊。嗯,这始终是个谜。但什么谜都不重要,答案也不重要,重要是当下心。大师说的,「过去不可追」、「未来未发生」。当下――才是修行提升的机会。」

就在飞机上,他茅塞顿开,怎么以前他没想过这点呢?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无名菩萨的心了了分明。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