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白话文网
楞严经白话文网
帕奥禅师 阿姜查禅师 佛使比库 那烂陀长老 马哈希法师
主页/ 吉祥尊者/ 文章正文

自然的代价 第四十五回

导读:回到了那个小镇,镇上的人有些还记得他,因为他在山上住时去过小镇好几回。回程时还曾在西式餐厅用过餐。...

第四十五回

走出离间

阿明怀着无限信心与希望,走向黄大师修行的山区。

回到了那个小镇,镇上的人有些还记得他,因为他在山上住时去过小镇好几回。回程时还曾在西式餐厅用过餐。

他回到了镇上那唯一的西餐厅。

看门的侍者还是同一个人。

「哈啰!」

「哈啰!」

餐厅内只有一个当地人在看报纸。阿明走过去打个招呼,他也就请阿明坐下来。

这是一个见面就是兄弟的世界。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随时都可以交谈,随时都可以互相帮助。

他继续看着报纸。这里不需要交际手段,每个人都很自在。

「大哥,最近有什么消息?」阿明问他。

「哦,没什么,最近来了一个裸体僧,住进了上面那个山洞。」他边说边往窗外的山上遥指,正是黄大师住的山区。

「那个山洞不是黄大师的吗?」

「山洞没有说是谁的,谁不要住了,任何人都可以住。」

「那黄大师去了哪里?」

「哦,他半年前已去行脚了。」

「行脚?」

「就是走到哪里住到哪里,就是无家的云游生活,修行人叫『行脚』。」

「为什么要行脚?」

「这是修行人一种磨练自己的方式。黄大师来雪山已二十年,几乎每年的夏天他都这么做,他习惯了的。」

「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什么也没有,他是最平静的修行人了,二十年来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人们有困难时会请他加持,他的加持还蛮灵验的。但他总是说,那是『法』的力量,也是受者的善功德,从来不说自己有异能。」

「那他现在去了哪里?」

「不知道。但差不了,就在这雪山。」

「但这雪山绵延几千里,我怎么去找他呢?」

「你要找他?」

「对,我是他的徒弟,这次回来就是专程找他。」

「他竟然收你做弟子?他向来不收弟子,是独修的。」

「是吗?我去年就在这里,跟了他两个月,学了很多法。」

「那你真有福气!他对其他人也只教教『法』而已,从不让人跟在身边。他教『法』后,就让人去独自修行,所以身边都没有弟子。」

「那他还是有弟子了,有教过的也算啊!」

「怎么说都行。总之就是没有人在他身边逗留过。也许因为你是远方来的人吧,知道你没地方去。」

「也许。在哪能找到他呢?」

「要看看运气,你可以打听一下,因为他是这里唯一的黄皮肤修行僧,而且二十年来走了那么多地方,雪地的人都很崇敬他。他去哪里人们应该都会知道,应该不难打听。」

「他不是每在一个地方出了事情才到别处去吗?」

「谁说的?」

「去年有一个绅士就在这个餐厅里这么告诉我。」

「什么绅士?」

「一个很高大英俊,从城里来的人,看起来很有风度……」

「哦,那一定是有问题,因为黄大师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不好的事。……啊!可能你说的是那个!有一个城里来的绅士回到这里来,说要找一个外国年轻人。他说他不知怎的,见到那年轻人之后就乱讲话,好像不是自己在讲,却明明听到自己的口在说。说完走出去了,才突然恢复清醒,才发现到自己毁谤了黄大师,想走回来补救,却身不由己地向前走。事后,惶恐自己说过的话无法收回,他去向黄大师忏悔,黄大师原谅他,叫他别难过,说是着了魔。大概是那位吧?」

\

「真有这样的事?」

「镇上的人全都知道这件事,你可以问问他们。」

(真相已清,大师不在,阿明要如何寻找生命的真理呢?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