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白话文网
楞严经白话文网
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
主页/ 禅宗公案/ 文章正文

物我对立

导读:有一个军医跟着军队出征打仗,在战场上救治受伤的士兵。每当他的病人痊愈之后,又会再次投入战场作战。于是,再次伤亡。这种情况反复多次之后,他终于崩溃了:如果他命中注定要死的,又何必要我来救他?如果我的医疗是有意义的,那为什么他始终都要战死呢,我想不通啊!...

  有一个军医跟着军队出征打仗,在战场上救治受伤的士兵。每当他的病人痊愈之后,又会再次投入战场作战。于是,再次伤亡。这种情况反复多次之后,他终于崩溃了:如果他命中注定要死的,又何必要我来救他?如果我的医疗是有意义的,那为什么他始终都要战死呢,我想不通啊!

\

  他不明白作军医有什么意义,心里面乱得没有办法继续行医。于是,他立刻上山找了一位禅师,几个月之后,他终于想通问题了。他又再下山行医,他说:因为我是个医生啊。

  【禅理】不要把自我放在所接触的事物之中,也不应该把事物和自我对立,那么就无所谓主观也无所谓客观。无我无相而法宛然,这才是智慧的领域。

  【我之拙见】这就好比人命中注定总要死的,我们行乐,行善,所帮助的人,包括自己,都要免不了一死。那是不是就什么都不做,等死就好?我们当然不会同意这个观点。在其位,尽其职,恪守本分,拓宽生命宽度和高度,不要被外界乱了本心。正是那句: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